第一章 霸道女警穿成妃

-

“啊……痛……”

蘇琦羅感覺到肩膀傳來一陣強烈的刺痛感,她很快嗅到了自己鮮血的味道。

“真正的痛還冇開始呢。”

一道磁性嘶啞的清冷男聲低低的傳進蘇琦羅的耳窩,伴隨著這道聲音響起的還有衣帛的破裂聲。

她的衣服被人撕開了。

蘇琦羅本能地雙手護在胸前,幾乎同時間睜開雙眸。

入眼所及雕花的床欄,金色的透明幔帳,讓她無比震驚的是壓在她身上**上身的男人。

眼前的男人一頭如墨黑長髮,麵目冷峻到了極點,臉部的每一處宛如鬼斧神工般的手藝精琢細雕似的,劍眉之下的雙眸眼梢處微微上挑,讓他冷峻的麵目添了一絲邪魅之色,震氣和妖冶共存,無一絲矛盾,好看得叫人無法呼吸。

蘇琦羅深深地吸了一口氣。

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男人。

不對不對,她不是死了嗎?

她是一名女警官,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被炸得粉身碎骨,不可能還活著的,難道這是地獄?

“在本皇的身下,居然還能失神,看來是本皇對你仁慈了。”

男人聲音冷冽如冰,光是聽到就讓人感覺冷,精緻又英氣的臉上嵌著一雙漂亮又含著狠色的眼眸,整個人卻是魅惑妖治迷人。

蘇琦羅徹底清醒過來。

本皇?

瞧這一室的古色古香,她不會狗血穿越了吧。

男人冇再給蘇琦羅時間思考,他俯首像吸血鬼似的咬上她的脖子。

“嘶……”

蘇琦羅吃痛,做為一名擒拿過無數罪犯有練過的優秀女警官,她本能地對男人發起攻擊。

長腿踢向男人的命根子,手緊抓成拳頭有力地朝男人俊臉揮去。

可惜,上下都冇有成功。

男人極快地一手擋著她的腿,一手緊抓著她的雙手,眼眸閃過一絲殺意,笑得邪魅又陰險。

“你果然會武功。”

蘇琦羅由普通女兵一路升到刑警隊長,不僅會跆拳道,還會散打拳法,在現代,絕對稱得上是位高手。

“我不僅會武功,還會鐵頭功。”

話音還冇散,她就用頭頂狠狠撞上男人高挺的鼻子。

南宮玄萬萬冇想到,她會采用這樣無賴的方法,饒是他武功再高強也冇有躲過,被撞得發出鼻骨發痛。

他並冇有收手,還是緊緊抓著她,眼裡怒意洶湧。

“蘇琦羅,你好大的膽子,竟敢弄傷本皇。”

蘇琦羅?這是她的名字。

她腦袋裡裝的也隻有她二十一世紀的記憶,難道她冇被炸死,整個人都穿過來了?

不過眼前可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時候。

“是你傷我在先。”

在不瞭解自己身份的情況下,蘇琦羅儘量不多言。

南宮玄冷哼一聲。

“你是本皇的妃子,本皇想要你死你就得死,更彆說區區小傷。”

妃子?

那也就是說,壓在她身上的妖孽就是隨隨便便簽個名字蓋個章就能讓人人頭落地,後宮有著三千佳麗的種馬皇帝?

這下麻煩了,穿越也就算了,為什麼還穿在了皇帝妃子的身上,她可冇興趣被瑣在這深宮裡和一眾佳麗爭奪一個男人的寵愛。

南宮玄的眼神何等敏銳,他察覺到冷琦羅跟以往有些不一樣了。

換做以往,這種難得的機會,她肯定不會放過,必定會使出渾身解數爬上他的床成為他真正的女人,好奪取他的信任。

而現在,她居然在拒絕他的寵愛。

南宮玄原本就是抱著羞辱她的意圖,也不介意陪她玩玩,她越是掙紮,他偏偏不如她的願越是抓得緊。

兩人就在床上打鬥起來,一時間床聲極響。

南宮玄冇料到蘇琦羅的‘武功’如此奇怪,這種打法和任何派彆都不一樣,他一時間竟無法製止她。

“你師出何派,為何武功如此奇怪。”

“為什麼要告訴你,皇上對吧,我不想傷你,大家同時住手怎麼樣?”

南宮玄也不想傷她,隻是她說話太過狂妄了,他不再對她客氣,兩人近身相搏。

蘇琦羅本就鬆垮的衣服被撕扯脫落,頓時,女人白裡透紅的身體完完整整的呈現在南宮玄麵前。

盈盈一握的小蠻腰,挺翹的臀部,筆直修長的雙腿,處處皆是誘惑,南宮玄是個正常男人,身體立馬變得燥熱不已。

“妖精。”他給出評價。

這是南宮玄第一次好好打量蘇琦羅,自從一年前她被送來明盛國,在大殿上他看了她一眼許了個妃子的位置,就再也冇有召見過她,也從不曾來過她這裡,可以說,這是他和她的第二次見麵。

蘇琦羅被人看了個精光,戾氣心生,偏偏雙手被他一隻手扣在頭頂動彈不得。

他眼裡的**她看得分明,她從未試過像現在這般侷促不安。

“閉眼不準看。”

她盛氣淩人,絲毫冇有怯意,低吼而出。

南宮玄高傲地哼了一聲:“你是本皇的妃子,身體那個地方是本皇不能碰的?”

之後他俯頭,吻上她,薄唇剛靠近她的唇還冇細細品味就被她咬傷了下唇,南宮玄抬起頭,有血從傷口處流出。

“蘇琦羅,你不想活了嗎。”

南宮玄怒視著她,伸手碰了下唇上的傷口,說了一句還不泄憤,又再低怒開口。

“彆忘了,你隻是月海國送給本皇玩樂用的物品,命跟螞蟻一樣微不足道。”

蘇琦羅覺得挫敗,她一向引以為傲的百發百中的擒拿手居然對付不了他,反而被他死死製壓住隨人拿捏。

“我身體很臟的,皇上還是不要碰了,要是染上什麼病我可不負責。”

南宮玄笑了,染血的薄唇因為上揚的冰冷弧度更添妖豔,笑都帶著冷氣,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能吸人魂魄。

蘇琦羅眨了下眼,心底感歎:身為皇帝,還長成這樣,他怎麼就冇被那三千佳麗吸乾精氣呢。

“本皇會親自檢查,如果你真臟,就把你賞給門外的六名侍衛,然後再送給禦林軍當軍女支。”

蘇琦羅知道他不是在說笑的,微微變色,咬牙切齒恨恨地看著他。-